当前位置:正文

我想到了!”我被笙月这一声给吓到了

admin | 2020-06-04 15:07 浏览数:
“笙月,你怎么会来啊?”我惊讶的说道。笙月先是把手里面握紧的拳头给缩回去,然后才说道:“我的妹夫啊,你头脑是在想什么啊?刚刚你的招式用得很正确啊,怎么不继续用呢?干嘛傻傻的被打啊?”听到这些话就知道笙月应该是从头看到尾了,我也只能笑笑的说道:“因为那东西对人体有影响,我不太想用啊!”笙月下一句话还没有出口,那人不满笙月对他轻视的态度,又是一拳打了过来,口里面还骂道:“你这王八蛋,敢来插手,我就连你都打。”不过他的确是惹错对象了,笙月连看也不看的往后猛踢了一脚,把那人踢得飞了出去。这一脚看起来让他不死也只剩半条命了吧!那群人没想到中途竟然杀出一个程咬金,又畏惧着他那种超乎人类的力量,急忙架着躺在地上的伙伴,就从这边消失了。我看到这种状况,嘴角也不自觉的笑了出来,说道:“笙月,还是你有本事,一脚就解决问题了。”“这种时候你跟他们多讲是没有用的,让他们认清楚谁是老大,才是最重要的。”笙月这时候举起了手臂,摆了一个有力的姿态,对着我夸耀的说道:“像我这么有力量的美男子,当然是要用这种最精彩的解决方式了。”我看到他这样,又不自觉的大笑了起来,但是脸上被打的地方很痛,边笑边痛的道:“痛、痛啊──”接着双手捂着刚刚被打的地方,轻轻的揉着。我那些同学们看到危机已经解除了,也都放松了开来,全部都坐了下去,看着他们一个个悲惨的模样,实在让我非常的不忍。“名里啊,你们干嘛这么冲动啊!”我对着坐在地上的名里说道。“我只是做一个男生应该做的事情啊,这算冲动吗?”名里倒是理直气壮的说道。“但是你们这个代价会不会太大啊?”我看着大家遍体鳞伤,不禁问道。“不会啦,至少我们保护好这些女生了啊!”胖哥很自豪的说道。现在这样也不知道该如何收尾了,毕竟大家都或多或少受了点伤,要他们再骑车回家似乎是蛮困难的一件事情。刚好让我看到在旁边都不表态的笙月,我脑中马上有一个主意,说道:“笙月,我们是不是好朋友啊?”笙月马上摇摇头说道:“不是。”“不是?!”我张大眼睛说道:“你说我们不是朋友啊?”“当然不是了。”笙月接着说道:“我们是亲戚嘛,这哪是好朋友比得上的啊!”我听完后之后,作势打了他一拳,笑骂道:“你这个王八蛋,还故意绕了这么大的一个圈子。”笙月哈哈大笑说:“你要我干嘛啦?”我看着我那些同学说道:“帮我把他们送回家好不好?”笙月看到地上那么多人,说道:“送他们回去?要我用背的吗?”接着又指着那边的女生说道:“我只背她们喔!”“你白痴喔!”我没想到笙月会讲这种话,失笑的说道:“你可以用车子送他们回去啊,我记得你身边好像有很多护卫跟着?”笙月这才了解我的意思,想了想,说道:“要送他们回去是没有问题啦,但是我是跑出来的,如果我打电话的话,不就等于泄漏我的行踪吗?”又摇了摇头说道:“不干!”“唉喔,不要这样嘛,你看他们这样要怎么骑车回家啊?你就帮忙一下嘛!”我哀求着笙月说道。“关我什么事?我又不认识他们。”笙月这人对熟人和生人的态度倒是相当的分明。“但是我认识他们啊!”我故意牵着关系,说道:“你不是说我是你的妹夫,那妹夫要你帮忙都不行吗?”看来这个问题真的让笙月很为难,他竟然呆呆的在那边想半天,还露出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。我啊,有时候还真是佩服着他呢!真不知道他心里面到底想些什么呢?也不知道他头脑里面到底是装着什么呢?这时候王心婷走到我的旁边来,关心着我说道:“王明道,你刚刚被打的地方有没有怎么样?”她不说还好,一说我就想起我脸上的伤痕还隐隐作痛着,让我不自觉得又去抚摸着那处。“还好啦,比起他们算是一点小伤了。”痛归痛,但是我嘴上可不会这样讲。王心婷接着问道:“他是谁啊?”他,指的就是笙月嘛,我便说道:“他是我一个朋友,很厉害吧!”王心婷猛烈的点点头说道:“对啊,好厉害喔,一脚就踢飞刚刚那个坏人。”笙月插嘴说道:“那只是我九牛一毛的功夫而已,如果真的让我认真起来,我怕他连骨灰都不剩了。”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看待笙月这个人了,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好好想着我刚刚的话,还有心情偷听我跟王心婷的谈话,我笑骂道:“拜讬你,你可不可以好好想想我刚刚的请求呢?至于我跟别人的谈话,也请你不要偷听,好不好呢?”笙月双手举了起来,作了一个势,然后又走远了一点,代表他不再偷听了。“他到底是谁啊?真的这么有本事吗?”王心婷看着笙月,真是越看越有兴趣了。“他啊……”我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笙月比较好, ag视讯游戏网投平台只说道:“他或许是人间最后一个怪胎吧, ag电子游戏投注平台一个连老天都管不住他的怪胎。”笙月竟然又插嘴说道:“明道, ag电子游戏在线网投官网平台你可不能说你大舅子是怪胎, og视讯游戏官网你应该说我是世上最后一个救世主。”我渐渐发觉笙月真的漫画看太多了,或许跟他出生在日本有关系吧,我接着骂道:“救你的大头鬼啦,那我这些同学你就不救?”“这个……”笙月竟然又走远了一点,表示他不想再理会我们的谈话。王心婷看到我们两个的对话,呵呵笑道:“你这个朋友好好玩喔,为人风趣又有本事,看来一定不是简单人物了?”我点了点头说道:“笙月他的确不简单啊,他家可是……”就在我要解说笙月的来历之时,笙月却突然大叫道:“明道,我想到了!”我被笙月这一声给吓到了,问着说道:“干嘛?这么大声会吓死人的。”笙月跑过来说道:“明道,其实你也可以叫我们家的人来帮忙啊!”“我?”我不太懂笙月的意思,一脸疑惑的看着他。笙月接着说道:“对啊,你身上不是有一条项炼,那一条项炼就可以了啊!”“项炼?”我把挂在脖子上的那一条项炼拿出来,问道:“这一条?”笙月点点头说道:“对啦、对啦,这一条可是很好用的。”“但是我不会用啊!”笙月教着我说道:“很简单,你把项炼上的那只飞鸟紧紧的握在手心里面就可以了。”我便把那只飞鸟握进了手心里面,不过我不敢握太大力,怕捏碎了这个珍贵的物品。笙月又嘱咐着我道:“明道,等等就会有我刘家的人来了,你把项炼给他们看,就可以吩咐他们了。”接着笙月转头就走,我急忙拉住了他问道:“你要到哪边啊?”笙月苦着脸说道:“我要赶快躲起来啊,不然被他们看到,我一定会被抓回去的。”“喔!”我这才松手让他先去找个地方藏身。就在笙月消失在我眼前之时,我们的后头马上来了几辆黑色的高级房车,并且有几个人走了下来,观看着四方在找寻着人。当他们看到我之后,便快步的走到了我面前,问着我道:“是你使用飞鸟令吗?”我便把我脖子上面的项炼拿出来亮亮相,然后问道:“是这个吗?”“没错。”那几个人点点头说道:“有什么事情吗?”“我想你们能不能多派点车子来,把我这些受伤的同伴给送回家啊?”我指着那些坐在地上的同学说着。那些人看了看人数后,点头说道:“没问题,请你稍待一下。”接着,那些人又走回去车子里面。名里看完这一幕后,勉强的站起来走到我的旁边,问着道:“明道,综合新闻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我想了想,随便撒了一个谎说道:“刚刚那个人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儿子,跟我算是好朋友,所以我拜讬他把你们送回家。”“哇!刚刚那个人是有钱人的儿子啊,怎么这么厉害啊?!”名里想起刚刚笙月的那一脚,心中还是一股很大的冲击,很敬佩的说道。我说道:“因为他从小就接受这种武术训练,所以培养出很不错的身手。”名里点点头说道:“这样啊!”接着,他转头看一看那些车子说道:“那他们能送我们回家吗?这样会不会不安全啊?”我看看名里,又看看坐在地上的同学,说道:“你们这样,难道还能骑车?”名里也知道自己的情况,露出一股为难的表情,摇头说道:“我看是没有办法了。”我拍拍名里的肩膀说道:“放心啦,笙月是我很好的朋友,让那些人送你们回家,一定没有问题的。”看了看那些受伤的同学旁边都有女生在照料着,我又打趣的说道:“况且,让你们成双成对的回去,难道不好吗?”“好是好啦,但是我不是很满意……”名里意有所指的邪笑了起来。看着他眼光往他载的女生飘过去,我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,也跟着他笑闹的说道:“不然我载的女生也跟着你回去,让你享受齐人之福吧!”名里急忙摆摆手说道:“大可免了,又不是出巡说,带着两个门神啊!”我伸出食指比著名里说道:“你啊,留点口德啊,不然下次这样被打,可就不会有救星出现了喔!”名里只是一笑,就没有再说话了。就在我们结束谈话的时候,我的身后突然出现十几辆的高级房车,而刚刚与我接触的那群人也走了过来,对着我说道:“车子已经来了,你们可以上车了。”我跟名里两人再次的跟所有的同学解释一下现状,并且我把所有的功劳都往笙月头上推,让同学们都只是认为我有一个有钱有功夫的朋友,并且也帮我刚刚那一手做了最完美的掩饰。大家看到那些高级房车,又想到能跟女孩子成双成对的回去,都高兴得不得了,虽然有几个人很想把车牵回去,但在我保证会再叫笙月派一辆拖车来把这些车子都运回去学校后,大家才心满意足的偕美同行回家了。我看到大家都分到不同车子后,突然想到王心婷,转了个眼就发觉原来她一直站在我的身旁,我笑笑的跟她说道:“你是今天最特别的女孩,有福利享受一个人搭乘车子回家。”王心婷摇摇头说道:“我才不要。”“喔?”我楞了一下,因为猜不到她不要的原因,接着问说:“为什么不要啊?”王心婷只是跟我摇摇头说道:“王明道,谢谢你的好意了,但是我有我的苦衷。”苦衷?难道她坐车回去会被骂吗?或许真是家家有本难唸的经了,我并没有鼓吹她坐车回家,只是问道:“那你要怎么回去啊?”王心婷看了看时间,脸上浮现了一股为难神情,回答着我道:“如果你不能送我到学校的话,那我就自己坐车回去吧!”说完后,低下了头,让我猜不透她到底在想什么。看到她这样,我实在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,有车给她坐她却推辞不坐,现在又要我骑车送她回学校,难道……她喜欢上我吗?想一想应该不会这么快吧,毕竟只是一天的联谊而已,又不是跟她有多么亲密的谈话和接触,说难听一点,刚刚在骑车时她还坐得离我远远的,让我都感觉不到我车上还载着一个人呢!以这种情况来看,她到底心里面在想什么呢?难道真的有她的苦衷吗?如果真的有,那这个苦衷又是什么呢?这几个疑惑如光速般瞬间在我的脑中闪了过去,虽然一点答案都没有,但我还是答应了王心婷,道:“好啦,那我骑车送你回学校。”王心婷听完之后,脸色并没有变得比较欢喜,还是很凝重的说道:“那可不可以请你早一点送我回去,因为我在五点前要回家的。”“五点?!”我看了看手表都已经三点多快四点了,这样飙回去要不停红灯才有机会准时赶到,她这种要求会不会太过分了?“那个,如果你想五点回到家里面,我建议你还是搭车的好,不然我骑车载你一定很难在五点前准时送你到校的。”我很坦白的对着王心婷说着。王心婷看了看我一眼,无奈的说道:“能多快回家就多快吧!”又转成一副像是哀求的语气说道:“我真的是家里面有些事情,所以才会这么麻烦你,真是很不好意思喔!”她都这样说话了,难道我这么没有度量吗?我摇摇头说道:“不会啦,就像我刚刚说的,既然你跟我出来,我就有义务送你回去。”说完后,我便去牵车子,准备要送王心婷回家了。笙月却好死不死的在这个时候跑出来,拉着我说道:“明道啊,你这么快就要走了啊?”我对着笙月说道:“你还敢跑出来,等一下被你家的人看到,你不就要被抓回去了?”笙月无奈的说道:“谁叫你这么快要走。”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我不懂笙月怎么会这样说。笙月对着我说道:“问题可大了,你这样一走,就没有人陪我逛了啊!”“我的大舅子,我也拜讬你好不好,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玩,你没有看到我还要送她回家吗?”我对着王心婷望一望,笙月看了看她,不解的对我说道:“明道啊,她跟蜜儿差这么多,就算你想偷吃,也找一个比较好的货色吧!”我听完后从笙月的手臂捶了下去,骂道:“你以为我像你一样,整天精虫充脑,满脑子精液啊!只会想这种事情,你是不是脑袋里面除了这个以外就没有别的了?”笙月听完后很不服气的说道:“哪是啊,至少我还想着到哪边去玩啊!”“那还不是一样!”我想不通的说道:“奇怪,你这种个性,你爷爷和你奶奶怎么都不会好好调教你啊?”笙月很自傲的说道:“这个就是我厉害的地方了,在我爷爷和奶奶的面前,他们根本看不到我这一面的。”我哈哈大笑的说道:“你这个不叫厉害,你这个叫贱。”接着又摇摇头说道:“你这个死贱货,还真是人前一个样,人后一个样,真不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你了。”笙月耸耸肩说道:“想那么多干嘛?反正我就是我啊,不会因为任何事情而有所改变的,只是外在的表现方式会因时制宜而已啊!”“还因时制宜呢!”讲到这里,我想到要早一点送王心婷回家,婉拒道:“好啦,有机会再找你出来玩啦,今天真的要送她回家了。”笙月也只能接受的说道:“好吧,那你不要骗我喔,记得要来找我玩喔!”“一定。”说完后,我就载着王心婷往学校的方向回去了。

,,澳门永利网址大全

Powered by 银河手机网投官方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